【第一卷 - 幽夜】第四章 入梦

 “迹啊,我们都说过不少人族和影族的正史了呢。”眼前的墨桑有点模糊,仿佛有无数个相似身形的幻影重叠在身上,耳边还有各种各样的呢喃,模糊不清。墨桑略一沉吟,斟酌着开始说话,呢喃声也仿佛被压了下去:“我们今晚要不讲一讲影族的罪人好了。”

“嗯?罪人?”正在思索刚刚是否眼花的迹,有点好奇地抬起头看着墨桑,再看了看面前的火堆,突然醒悟过来,“等等,阿公,我不是在睡觉吗,你啥时候进我房间的,还弄了个火堆了?”

“是啊。还得你给我说说这个罪犯错在哪里呢。”墨桑答非所问,自顾自地说着,声音有点空洞,也不知道是夜太深太冷,凸显出这具身躯的苍老,还是回忆起陈年往事,让他不禁失神,“影族还是很团结的...

2018-01-09

【第一卷 - 幽夜】第三章 夜谈

“吱呀……呼……”风随着大门的敞开蜂拥而入,争先恐后地开始了它们日常的耀武扬威,却发现屋里的人都毫不在乎,因为风都是穿身而过的。

迹的眼皮抖了抖,却困意太重没能撑开。开门声,应该是阿公回来了吧?迹这般想着,这一觉睡得好生舒服,眼睛一闭就不知过去多久了,也没能听出开门的人是谁。这应该是自己还未成年时最后一次安稳觉了呢,不如再睡多会儿吧。

“墨桑!你这么说几个意思?”一个洪亮而有点模糊的声音在室内响了起来,在迹的耳边嗡嗡作响,应该是嘴里叼着个烟斗之类的物品。正打算睡个回笼觉的迹吓得浑身一震。没有考虑睡得太沉,可能之前就有人开过门的他,显然陷入了颇为尴尬的局面:既不能再入睡,也不能贸然起身,只好...

2018-01-09

【第一卷 - 幽夜】第二章 午歇

“嘻嘻,我碰到湮羽姐­姐啦!”一个小孩兴奋地叫道。

“明明是我先碰到的。”另一个稚嫩的声音争辩着。

“诶诶,你们俩怎么回事,还有小玉你,明明我先用弓箭射中你的!”湮羽也大声地说着,言语中充满无奈。

“湮羽姐姐你只会讲故事了吧,弓箭技术烂透啦,根本不会射中嘛!”

“哈?!小玉你过来。”

“姐姐,姐姐,我错啦我错啦!”

伴随细微而清脆的铁器碰撞声的,是柔风里小孩子们的欢声笑语。刚和寂狂一起走出山林的迹先是愣了愣,随即露出了笑容。不远处,一群小孩子正围着湮羽不知在玩些什么游戏,吵吵闹闹的看起来都挺开心。

少女身形纤细却不显柔弱,一头齐腰长发自肩部随意披散,如黑色的瀑布。她左手持...

2018-01-09

【第一卷 - 幽夜】第一章 晨遇

群山高低起伏不一,野兽嚎叫之声不绝于耳,古树随风摇摆间,竟有遮天蔽日之势。这正是大陆最强盛的漆丹帝国,即使最巅峰时也不曾完整探索的,帝国西境,横跨南北的日落山脉。名为日落,有两层含义。先是山中树林茂密,遮天蔽日,白天进山也光线昏暗,晚上便伸手不见五指了,仿佛吞噬光芒的巨兽;而且山体很高大,就像一堵天然的城墙,把山脉往西的一大片地域的阳光都挡在了外面。

山林里一道阴影在树林间穿梭,他黑发如墨肆意飘散,双眸仿佛繁星,闪烁着对这个世界无穷的好奇。他行如疾风,却无声息,只留下一道漆黑色的背影。浓黑之影灵巧地绕过树干,贴近草丛,奔走不息。

 “鲜花娇艳,为谁盛开?众人碌碌,为谁劳作?少年名...

2018-01-09

© 八爪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